您好,欢迎光临广西演出资讯网!

您的位置:首页>> 舞剧《诺玛阿美》

舞剧《诺玛阿美》

舞剧《诺玛阿美》

时间:2017年3月28日 20:00

状态:

会员积分:VIP100% 白金会员200% 钻石会员200%

选择场次:

  • 03月28日 20:00星期二

选择票价:

购票数量:

请选择价格

详情介绍

首部哈尼族舞剧《诺玛阿美》

 心在梦在 爱在家在

很久很久以前,哈尼族先民在美丽的家园中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。然而安宁与平静被突如其来的外敌入侵打破,哈尼族年轻英雄纳索目睹父亲英勇战死。临危受命的纳索带领族人走上迁徙之路,在恋人戚姒和母亲的鼓励下走出悲痛,成长为勇敢、担当的哈尼族头人,在开山造田、重建家园的过程中与外敌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。最终纳索为保护族人牺牲自己,让戚姒带领哈尼人完成了哈尼族的大迁徙,抵达心中的“诺玛阿美”(美好家园),谱写了一段荡气回肠、流传千古的民族史诗。

序 南迁南迁
烧得正旺的火塘边,回荡着贝玛苍凉的歌声,先祖迁徙的身影就在那通红的火光中慢慢展开……

第一场 烽火狼烟
与世无争的哈尼人遭到外敌入侵,奋起反抗。纳索目睹头人父亲英勇战死,悲愤莫名……强敌环伺,哈尼人被迫埋下兵器。纳索在悲痛和耻辱中继任头人。


第二场 重建家园
一度消沉的纳索在母亲和恋人戚姒的鼓励下,重新站立起来,带领族人忍辱负重,开山造田,重建家园。然而外敌的压迫和奴役如影随形。

第三场 箭在弦上
神圣庄严的祭寨神遭到外敌的破坏,哈尼寨门和神树被毁倒。纳索忍无可忍,箭伤敌人小头目,纳索被抓紧大牢。戚姒的屈辱求情换不回敌人的怜悯,毅然带领哈尼勇士挖出兵器,救出纳索。


第四场 背水一战
恼羞成怒的敌人血洗哈尼大寨,纳索痛失母亲。为了保护族人,纳索带领哈尼勇士与外敌殊死搏斗,像父亲一样英勇战死。戚姒擦干眼泪,带领不屈的哈尼人踏上寻找“诺玛阿美”的迁徙之路。

尾 声 诺玛阿美
哈尼人抵达到山高水长,万紫千红的心中的诺玛阿美,埋下兵器,在和平、安宁的美好家园开创出世界自然遗产——哈尼梯田。世代躬耕梯田,岁岁丰收的哈尼人在长街宴上翩翩起舞,不再流离……

 

 

中国梦 世界心 民族魂
舞剧《诺玛阿美》一种源于真诚的感动

 

 在哈尼人的生活里,“诺玛阿美”意为“太阳之原”,也就是最美的家园,词意和藏语里的“香格里拉”近似。2015年8月30日,一部以《诺玛阿美》为名的舞剧成功在红河大剧院落下帷幕。史诗般的叙述,撼动灵魂的演出,不仅给到场的观众带来了久违的感动,而且让120分钟的演出走出了剧场,深入人心。

说实话,云南省红河州经济和文化都算不上发达。剧院里欣赏舞台表演,这种阳春白雪的艺术享受,对于身处边陲的红河人来说,离生活很远。但是8月29日第一场试演结束,蒙自沸腾了,红河州沸腾了,乃至整个云南的知情者都有种无缘相见的遗憾。最终,30日第一阶段的最后一场试演,一票难求。微信、微博里,很多人纷纷晒出自己和该剧有关的影像和故事。而茶余饭后凡有人在谈及该剧时,都离不开震撼、感动之类的词意表达。
在专家们看来,源于哈尼口述史诗的舞剧《诺玛阿美》,以一种小中见大的叙述方式,讲述了哈尼族族群生存,发展和繁衍并与统外敌的矛盾抗争和再度迁徙的故事。舞剧传递的精神是一个族群的精神,也是大山的精神、更是可以延伸到是人类的精神。

 

 “以‘诺玛阿美’命名此舞剧,表达了哈尼人心中的祈愿,寻找、建设美好家园。但舞剧本身并没有太多的是描述美好家园,而是讲述了一种必须抵达的信念。这部舞剧,体现了‘为民族请命,为抵达立传’的文化担当”。这是文化部原艺术司司长、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于平对该剧的中肯评价。作为另一种形式的认可,省报《云南日报》以头版配大图来报道一台剧目,这也是少见的。是什么让高雅的艺术最终在深入人们内心呢?借用云南省委常委、省委宣传部部长赵金的评价:“舞剧反映了哈尼人长途迁徙直至抵达‘诺玛阿美’一路上的艰难险阻、喜怒哀乐,表现出他们追求梦想、追求光明的精神”。

无论普通受众,还是专家,《诺玛阿美》给太多人留下的印象,除了灯光、舞美,最根本的还是舞剧本身存在的一种精神。这种精神就是对同一目标真诚而执着的追求,在共同的理想下亲人间、同胞间同舟共济的激励与支持。“诺玛阿美”是哈尼人的梦,也是中国人的梦,全人类的梦。

 

 

爱源于人性的传递,无论亲情、爱情,还是友情。而人性对爱最基本的要求是就是真诚。要如何把这种全人类共有的精神追求传递给观众,让人们在悲怆的故事中,寻找到勇往直前的心灵鸡汤。《诺玛阿美》从立项到创作到呈现给观众整个过程,无疑是在以真诚的心,叙述真诚的故事。


《诺玛阿美》本身是一部民族史诗,如何用恰当的形式表现出史诗舞蹈的内容又能深入人心,是这部舞剧创作最困难的地方。红河州民族文工团的团长周楚栋,既是单位的掌舵人,又是编剧。为了解决民族题材舞剧的叙事问题,他和导演王舸、许锐通过深入人性的思考探讨。最终决定以环环相扣、缓缓推进、充满戏剧性的叙事设计,使舞剧在不失感官冲击的同时,充满张力。

 

 

在以呐索为主要角色的舞剧里,虽然已经有母亲的形象,但是导演却把母亲的情感功能放到了妻子戚姒这个角色的身上。通过妻子戚姒的表达,把整个族群的坚韧和不屈的精神传递的淋漓尽致。这个安排巧妙地赞美了女性的隐忍和伟大,一个时代的一种坚韧与不屈。

戚姒的扮演者骆文博从外形到表演经历都与角色有很大的反差。但同样因为以真诚的心放下曾经成功的表演,把坚韧与温婉,不屈和刚烈都表达的淋漓尽致。戚姒时而是背起丈夫的恋人,时而又是默默注视的母亲,母亲一跪为苍生,一掌为警醒,母亲既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愤怒,也有临危不惧当头一棒的怒喝。

 

在编导准确营造的世界里,灯光、音乐和舞美也同样用心在真诚前行。灯光设计随着剧情的推进缓缓推进,清晰干净准确。作为剧目灵魂的音乐原性文化元素一直贯穿其中,智性手段层出不穷。哈尼族小王子李维真高亢的嗓音给歌曲架起了催泪的格调,几乎没有修饰和渲染的声音里即有叩问心弦的细腻,也有剑拔弩张的强悍。舞美的典型元素是抓到一颗写意的神树,神树是这个族群的心灵依托,舞台上呈现的道具中有四棵巨大的树木,它时而象征心里枷锁,时而又是蜿蜒的路,时而又变成百转千回的梯田,时而是竖起的寨门,当神树被毁,寨门被砍,那也就意味着要拼死相争,为了生存再度迁徙。


“中国梦,世界心,民族魂。”这样的评价对于舞剧《诺玛阿美》可能过高。但这客观上来说,这本身是该剧呈现给观众的姿态。对于中国民族最多省份云南来说,舞剧《诺玛阿美》的出现既填补了哈尼文化以舞剧艺术形式推广的空白,也是众多民族的精神具象化的体现。更准确评判到现在为止很难获得,或许即将开始的北京演出结束后,我们又会通过不同视觉获得更多的感悟。

 

主创阵容

 


 
总导演: 王  舸
国家一级导演。多次荣获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、文华大奖。代表作:舞蹈《父亲》、《中国妈妈》、《汉宫秋月》、《凤悲鸣》等,舞剧《骑楼晚风》、《徽班》、《东厢记》、《红高粱》、《诺玛阿美》等。 

 

总导演: 许  锐
北京舞蹈学院教授、舞蹈学博士。所创作品曾获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、国家舞台精品工程奖和文华大奖。代表作:舞剧《红高粱》、《徽班》、《骑楼晚风》、《戈壁青春》、《诺玛阿美》等。

 

 
编  剧:周楚栋
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民族文化工作团团长。编剧、词人。代表作:文学作品《霞客行》、《虎城恋歌》等,MV《蝴蝶谷之恋》、《米线姑娘》等,电视文艺作品《西南联大蒙自记忆》、《过桥拾梦》、《永远的石榴》等,舞剧《诺玛阿美》。

 

 
音乐总监:刘晓耕
国家一级作曲。云南省委宣传部文艺创作中心专家,云南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。代表作:专辑《江之歌》,歌曲《一窝雀》、《云南美》、《元阳梯田》,舞剧《母亲河》、《诺玛阿美》等。

 

相关新闻资讯